当前位置: 首页 > >

讴于小荷,追溯那番久违的倾角

发布时间:

  我曾经有一段很茫然的时期,默然自己殷实的种种想法.在思绪的深渊处,我好想依凭自己的微薄之力,一步步地向着有亮光的地方挺进.

  在杭州市我是一个名人,尔后让我身上体现光环的也许是那一次谦侥的征文比赛,不经意间,莫名其妙地把奖杯捧回了家.把它放到儿时嬉戏的角落边,让阳光斜射过玻璃,照耀着它.我这一举措的因果,如今已不甚清晰.

  还记得第一次来到小荷,第一次书写了自己的文章,记忆或许总能维持一段时间,坦然自悟地说,经历了那一次的波折,我开始萎靡不振,甚至我不再来到小荷.我认为没有人能够真心实意对待我,我认为那些对我真实倾诉表示不满或反对的人,不懂得置处他人的立场,我认为那些投我反对票的人,维系寓公的愚昧,而无系其毅力.

  不知道是哪一天,我开始改变自己抑郁不振的观念.并且我深切地意识到,这都是我个人自恃的后果,我试着回到小荷,耐心地看着荷友给我的评点.虽然无多益处,但是我依然牵系着一种价值,这种价值是令我最感到欣慰的.

  至少我不会去网上抄袭别人的文章,而后大张旗鼓地自吞所有,为的是博得荷友们的一番赞叹.我也不会专制地写一些有关小荷的文章,虽然那样很有可能进入精品,其次又能博得大家的兴趣和好感,但是那不是我自己的作风.我只是一人艰难地应对一些荷友们批斥和嘲弄,但是我的写作梦想,不会因为这些荆棘丛生望而生畏.也许不会有人了解,但是我绝对不能忘却自己的作风,只写真正事,只露真正情.

  今天,时隔5个月,我写下了第二篇日记,而我的这种文风总是不受大多人喜爱的.至此,我想起了我的恩师的一番话,日记作文好比是一张风帆,是为添满自己心中流失的真情而放飞的,不要因为任何人而放弃.所以,面对怔怔的肆扰,我应该坦然自若,义愤填膺,指桑骂槐又有何能耐来挽解心中的忐忑?

  事已至此,我最应该感谢的,终究还是那些反对我的荷友.我的倾吐在他们看来,也许永远只是在做作.尽管在他们心中我是一个小题大做,不计实际,甚至有些居心叵测的人,而我12岁的年龄似乎也只能够容忍到这里.然而,在我接受颁奖的那一刻,四周放起的讴歌是属于他们的.没有他们的激励,单凭一个无名小卒岂能化腐朽为神奇?

  过去的留给世人无非是一条重新的道路,都要我们重新去挖掘,重新去奋斗.在我冲燃战场时,我真的希望能够谢谢那些鼓励我,那些激励我的荷友,真的,感谢你们.

  评点:不知道在写什么,文章没有条理,句词交错,情感变化悬殊,给人不是一种很舒服的感觉.但是这是一篇日记,我也不该多说些什么,只是我要由衷地感谢你,把你半年所有的心声一一倾吐出来,感谢你的勇气,带给我和你自己威棱般的踯躅.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评点教师:自己



友情链接: